我崽超好看的xxx

性别女,爱好伦桑
可接稿,价格私
主混全职/es/梦间集
主吃伞修(洁癖)/曦孤/各种老零相关

沒有名字的一個短片(一)

同學寫的,讓我幫她改一改然後發上來。
———————————
背景傘哥未死,第十賽季興欣奪冠后,傘哥葉神雙退役。 ooc嚴重預警,如果沒問題的話,let’s go→
順便一說,lof的排版真是可以去吃屎了:(
—————————————————————         
           新聞發佈會剛剛結束,之前蘇沐秋當著一室記者的面宣佈了兩人再次退役的消息,大多數記者訝異于才剛剛經歷過一個賽季的磨練后的興欣就此失去兩位主力,剩下的小部分記者則暗自揣摩著這兩尊大神會不會像一年以前一樣再次復出,聯手碾壓一眾職業選手。
         剛下台,在回到休息室的路上,蘇沐秋臉上掛著的公事化的微笑早已卸下,取代的是只有在熟悉的人面前才會顯露出來的輕鬆笑容,還帶著一點寵溺。
         自始至終都沒有露面的葉修在那裡等著他。
        「喲,蘇大大,臉笑僵了沒?過來給哥揉揉。」
         葉修笑得一臉欠抽樣,叼著一根煙像一團泥一樣攤在沙發上,向蘇沐秋招了招手。
         蘇沐秋走過去,一屁股坐在葉修的旁邊,舒了一口氣,順手捏了捏葉修的小肚子。
        「葉修你今天被人在遊戲裡幹掉了?是那個話嘮?還是說老韓?」蘇沐秋瞇了瞇眼睛,笑得一臉無辜。
         「呵。」葉修扯了扯嘴角,吸了口煙,接著一口噴到了蘇沐秋的臉上。
         「你不是真被人幹掉了吧?這麼弱?」
         「別鬧,怎麼可能。」
         「就知道你要死也得死在我手上,有什麼事就速度的講,我聽著呢。」
         葉修慢悠悠的直起身,還叼著那根煙,又抽了一口,還吐了個煙圈。
         「我說正經的,這次真退役了,哥要回家看看。」
         「那就不回來了?以後上林苑的房子,我和沐橙兩個人住?」
         「開什麼玩笑呢,這次你要和哥一起回去。」
         「見家長?」蘇沐秋挑了挑眉。
         「只是去應付一下我那個笨蛋弟弟而已,下午去收拾收拾,今晚的飛機。」
         葉修又深深地抽了一口煙,不懷好意的看了看那張酷似聯盟女神的臉上罕有的詫異神情,忍不住想逗逗這個人,所以他趁蘇沐秋不注意的時候又噴了他一臉的煙。
         終於反應過來的蘇沐秋意味不明的看了葉修一眼,忽然咬牙切齒的笑了起來,張牙舞爪的撲到葉修身上,兩個大男人在休息室的沙發上滾作一團。

—————————————————我是分割線

          當晚,葉修和蘇沐秋乘坐的航班在23:00準時起飛了。
         葉修買的是經濟艙,因為經濟艙的座位離得比較近,於是兩人理所當然的坐在了一起,靠著彼此的肩膀睡了。
         蘇沐秋一向淺眠,更何況是周圍坐滿了陌生人的飛機,早就習慣通宵的他只稍微睡了兩個多小時便清醒了。
         深夜時分,機艙裡的燈光昏暗,大多數人都在珍惜這趟三個多小時的飛行中來之不易的睡眠時間,蘇沐秋睜大眼睛,環顧四周,伸手摸了摸放在口袋裡的賬號卡,感覺有些不習慣,只得低頭看著那人熟悉的眉眼。
         葉修好像是被蘇沐秋有些單薄的肩膀硌到,皺了皺眉頭,引得蘇沐秋忍不住伸手揉揉他的眉心,給他的頭換了個舒服的位置靠著。可這樣一來,蘇沐秋卻不知道該把自己的手放在哪兒了,只得繼續揉他的眉心。
         他一直以來都知道,葉修雖然看上去很強大,像是沒有什麼弱點,事實上卻也背負著重擔,難得有好好休息的機會。此時蘇沐秋見葉修睡得香甜,微微有些虛胖的臉隨著呼吸起伏,手便無意識的伸了過去。
         蘇沐秋骨節分明的手一吋吋撫摸過葉修的臉,從眉心一點點下滑,滑過他的眼,他的鼻尖,他的唇,又在葉修肉肉的臉上捏了一把才依依不捨的離去。
         或許是捏的有些用力,葉修的眉心又皺了些許,蘇沐秋只得繼續揉他的眉峰,然後忍不住把剛才的動作重複了一遍又一遍。
         蘇沐秋樂此不疲的玩了近半個小時……間或伸手去抓一抓葉修肚子上的軟肉,不禁感歎了一下這個綿軟的觸感,然後忍不住又捏了兩把,卻發現那人往自己身上蹭過來,碎髮間獨屬於那人的氣味猛的衝進鼻腔,手上不禁緊了緊。
       「唔…」葉修皺了皺眉,眼睛還瞇著,只是微微的睜開了一條縫,四處瞄了瞄,感覺到蘇沐秋還在身邊,又不自覺的蹭蹭蘇沐秋,眼看著就要再睡過去。
         蘇沐秋看著他難得迷糊的樣子,伸出手捏住了他的鼻子,把他的臉拉到近前,小指無意識的劃過他的嘴角。迷迷糊糊的葉修感覺呼吸有些不順暢,就微微張開了嘴,不想剛巧讓蘇沐秋的小指滑入了口腔內。
         蘇沐秋本來正看得有趣,此時呼吸卻有些急促,捏在葉修鼻子上的手不知何時鬆開了。
         葉修的舌頭卷著蘇沐秋的小指,
         蘇沐秋的小指輕輕的勾了一下,
         葉修的舌頭隨著蘇沐秋的尾指滑出了口…
         蘇沐秋看著葉修被水潤濕的嘴角,猛的湊了上去,就著他未完全閉上的嘴,將舌頭伸了進去,卷住葉修的軟舌,掠奪這葉修口中的氧氣,交換著彼此的唾液。
         再次感到窒息的葉修瞪大了眼,感受到口中熟悉的氣息,剛想說些什麼,卻被剛換完空氣的蘇沐秋用舌頭堵回了嗓子眼。
         如此重複,到最後蘇沐秋終於放過了葉修。看著葉修已經被吮吻的有些紅腫的嘴唇,滿意的笑了笑。
         現在已經完全清醒過來的葉修大大的喘了口氣,
       「蘇沐秋你耍什麼流氓!?」
        {尊敬的各位旅客…飛機將要在…}空姐的聲音清晰的迴蕩在不大的機艙中。
         蘇沐秋又微笑了起來,舔去嘴角因為剛才那幾個黏膩的吻而留下的唾液,伏到葉修敏感的耳垂旁輕輕呵了口氣,親吻後略顯沙啞的聲音低低響起,卻被廣播的聲音掩蓋了。
       「你看起來很想再來幾次?」
          葉修輕吸口氣,向蘇沐秋那邊又蹭過去了一點,懶懶的開口,「那位空姐幾乎把所有人都叫醒了,哥現在非常同意再來一次。」
       「葉修,剛才那句話,你再重複一遍?」蘇沐秋的聲音越發低沉。
         「…哥現在非常同意再來一次!」葉修梗著脖子回答。
         旁邊的人詫異的望過來,奈何昏暗的燈光模糊了視線。
         蘇沐秋的手還放在葉修的身上沒有收回來,此時快速的環上了葉修的脖子,將他的頭強硬的按向了自己。
         清醒的狀態下,這個吻顯得更為深刻,早已經濕潤的舌頭糾纏在一起,直到口腔中的空氣被瓜分完畢,蘇沐秋才鬆開了手。
       「滿足了?」蘇沐秋唇間的氣息輕輕噴灑在葉修的臉上,舔了舔嘴角,就要再來一次。
         葉修連忙用手捂住他的嘴,「等等…!停停停!」
       「蘇沐秋你吃錯藥了?」葉修壓低了聲音,「其他人都看著呢。」
       「原來你知道?」蘇沐秋仍不肯放開,「剛才是你說要再來一次的,難不成你後悔了?」
        「對!」葉修毫不猶豫的回答。
        「乘務員還沒有開燈,還來得及再來一個。」
         蘇沐秋輕笑著,湊過去想要再討一個甜膩的吻。
         旁邊窸窸窣窣收拾東西的聲音變大了,燈忽然亮了,機艙裡變得明亮,蘇沐秋訕訕收回了手,可惜的「嘖」了一聲,順手在葉修的肚子上捏了一把。
——————————————
         飛機終於降落,三個多小時的漫長旅途結束了。
         此時,兩人于北京國際機場,北京時間凌晨3:47

大寫的T B C三個字

评论
热度(24)

© 我崽超好看的xxx | Powered by LOFTER